原创研究生不堪压榨轻生,曾被迫给导师打黑工,学校回应:意外死亡

2020年考研刚刚过去半个多月的时间,今年报名人数高达341万人,创下近年来的历史新高。从2018年至今不过两年左右,考研人数也猛涨103万人。以北大近期刚刚公布的就业报告来看就可以一窥究竟,本科生选择进一步深造的比例超过了73%。有人说,考研人数剧增是因为就业形势不客观,还有人说高学历才能找到更好的工作。不过,研究生恐怕并不是大多数人想象地那样,稍有不慎还有可能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。

研究生蒋某斯人已逝,不少人看到之后更多的是惋惜之情。但是,对于其所在大学给出的《情况通报》,许多网友颇有不满,认为通报的言词之中根本就没有把事情讲清楚,研究生导师被取消资格是因为模糊不清的“相关问题”,蒋某的死也被描述成“意外死亡”。

前两天,一则研究生因不堪导师压榨轻生的消息,引发了无数网友的关注,在研究生群体中也如同一声惊雷炸开了锅。1月5日,南京邮电大学发布了一则《情况通报》,从侧面证实了这位硕士研究生“意外死亡”的真实性,目前该研究生的导师被取消了导师资格,其所带的研究生全部转由其他导师继续指导。

研究生三年的生活之中,蒋某患上了重度抑郁症,而12月26日那天导师的冷暴力,恰恰是“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”。

其实,研究生被导师压榨的事情早就是公开的秘密,而不堪重负选择轻生的研究生并不在少数。2018年12月,上海某大学医学院研究生陆某因导师压榨跳楼;2018年11月,广州某大学研究生田某与导师产生矛盾跳楼;2018年3月,武汉某大学研究生陶某因导师压榨跳楼;2019年9月,武汉某大学计算机专业研究生陈某因导师压榨跳楼。

在此,希望每一个通过千辛万苦考上研究生的大学生,都能够遇到一个“好老板”,顺利毕业后找到一份好工作。

展开全文

原标题:研究生不堪压榨轻生,曾被迫给导师打黑工,学校回应:意外死亡

按常理来说,已经是研究生三年级的蒋某,马上就要走上工作岗位,但是他却永远不可能再走出这个大学校园。蒋某轻生发生在12月26日凌晨三点,事发地点正是实验室。根据蒋某的同学透露,蒋某生前曾经遭受到导师长期的谩骂压榨,在导师面前毫无尊严可说。事发前一天晚上,导师还拒绝给他修改文章,要求蒋某签署延期毕业承诺书。三年的研究生生活之中,蒋某经常要帮助导师给导师公司的客户运送易燃的溶剂,也就是研究生们都心知肚明的“打黑工”,这种情况下基本没有任何报酬,出现问题还要赔偿导师费用,蒋某就曾经被要求赔偿3000多元的实验费用。

那么多一流大学的研究生选择轻生,问题究竟出在哪里?是研究生的心理素质不过关,还是导师过度压榨学生导致学生走投无路,这其中的缘由恐怕并非简单的三言两语可以解释的清楚。但是,这应该与如今国内高校的研究生导师制度有很大的关系。一方面,研究生导师没有招生和培养研究生的自主权;另一方面,研究生导师的其他职权并没有明确的规定,这也为不少研究生被导师“压榨”埋下了隐患,研究生能否正常毕业、出国等等,导师都是最关键、最直接的一环,所以研究生的个人时间被导师占用,甚至“打黑工”,在研究生群体中是非常普遍的事情,这也是不少研究生导师被学生称之为“老板”的原因。